用科技助力煤炭運銷
產  業  提  質  增  效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 正文

煤炭新十年,新的上漲起點?

​2020複盤:煤價“V”型反轉,基本麵持續超預期

今年年初受疫情影響,煤炭行業下遊需求回落,煤價在2-4月出現了一輪顯著下跌,但5月中旬隨著宏觀經濟回升,動力煤、焦煤、焦炭價格也逐步開始止跌回升。

進入四季度,下遊需求出現超預期增長,9、10月開工旺季粗鋼產量和水泥產量同比平均增速分別達到11.8%和8.0%,而煤炭供給端則持續偏緊,進口量也在下降。供需關係的不平衡,導致港口產地的動力煤價格在年底加速上漲,從疫情低點算起累計漲幅達到45%,即將創出近兩年高點。焦炭從8月以來也連續提價8次,價格累計漲幅約400元/噸,焦煤價格也回升至年初水平。

 

 

進入2021年,從行業供需兩端來看,煤炭行業一方麵將受益於宏觀經濟回升帶來的需求恢複;另一方麵格局向好、具備資源優勢的公司市場占比有望持續提升。具體看好邏輯如下:

一、需求端周期複蘇:疫情後需求恢複空間大,未來十年或保持穩健增長

短期來看,隨著宏觀經濟複蘇,製造業PMI指數也在持續回升當中,11月國家統計局PMI指數和財新PMI指數分別為52.1和54.9,創出了近3年和近10年新高。此外,10月工業企業利潤總額累計同比增速為0.7%,由負轉正;而製造業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同比增速也有所回暖。

製造業投資的穩步回升有望支撐上遊能源和煤炭需求的持續增長。因為在煤炭下遊需求結構中有近60%來自電力行業,而從用電量數據來看,過去10年製造業用電量又占到發電總量的55%左右。

 

 

另外,2021年作為“十四五”開局第一年,預計宏觀經濟會延續回升態勢,煤炭作為上遊行業將充分受益於周期回升帶來的需求增長。

長期來看,未來十年即使考慮新能源占比提升,煤炭需求仍有望維持穩健增長。

我國煤炭行業已經進入成熟發展期,隨著近年來我國經濟和能源結構的調整,煤炭作為傳統化石燃料,不斷被清潔能源侵蝕在能源消費中的份額,並一直被詬病缺乏中長期增長。分析認為,成熟期的行業增速下滑符合行業發展規律。實際上,過去5年煤炭消費量在宏觀經濟增速回落的背景下仍維持穩健增長,根據煤炭工業協會的數據2017-2019年行業消費增速分別為0.3%、1.0%、1.0%。

近幾年新能源裝機量雖然增長迅猛,但未來5年火電在電力能源結構中的主體地位仍較穩固。從發電情況來看,近10年來,水電在發電量中占比基本保持平穩,維持在17-18%左右,非水新能源發電占比從2010年的4%提升到了2020年的12%左右,非水新能源占比增加的份額主要來自火電占比的下降。但從絕對發電量來看,目前火電發電量占比仍在70%左右,並且近10年和近5年火電發電量分別保持著5.6%和4.9%的複合增速。預計在大規模儲能技術得到應用之前,新能源發電不穩定的特性仍將是製約新能源發展的重要瓶頸。未來5年,火電在電源結構中主體地位仍將穩固,承擔著電力供應的“壓艙石”和“穩定器”重任。

 

 

另外,根據中國煤炭工業協會此前發布的《 煤炭工業“十四五”高質量發展指導意見 》,國內煤炭產量控製在41億噸左右,全國煤炭消費量控製在42億噸左右。相比較“十三五”,煤炭消費量目標仍有1億噸左右的增量空間。

綜上所述,在需求回升供給平穩的預期下,2021年煤炭均價有望處於570-600元/噸區間(2019年和2020年分別約為587元/噸和565-570元/噸)。未來十年,煤炭需求有望維持穩健增長,煤價也有望保持中高位震蕩。

二、供給端行業格局向好:優質資源占比提升,整合轉型進行時

按區域來看,2016年供給側改革以來,主產區資源分化,晉陝蒙地區的先進產能陸續得到釋放。2019年末全國在產產能合計36.05億噸,其中晉陝蒙新等核心區域新增產能約4億噸;與此相反,過去五年除三西和新疆外的總產能累計下降約3.5億噸,產量降幅達到2.6億噸,即便2019年在供給側改革進行第四年後產能和產量仍有0.6和0.8萬噸的下降。

比如湖南、江西、福建 和湖北等中部和南部地區煤炭資源差、開采成本高且安全隱患大,省內單煤礦年產能均在90萬噸以下,這些資源稟賦低的省份的落後礦井麵臨淘汰。而主產地晉陝蒙90萬噸以下煤礦產能占比分別僅8%、10%和 9%,1000萬噸以上煤礦產能占比高達11%、36%和40%。

 

 

按企業來看,目前國內煤炭生產集中度較低,產能前八的煤企總產量占比僅為40.5%,2020年開始煤企重組整合有提速之勢。比如山東省內山東能源和兗礦集團重組合並,山西原有七大國有煤企也相繼重組整合。在目前行業集中度不高的背景下,成版人富二代永久破解版認為煤企重組整合順應行業發展趨勢,也有利於國企做大做強,發揮規模經濟優勢。

 

 

此外,近年來部分煤企開始嚐試多元化轉型,主要從以下兩個方麵入手:

(1)依托傳統業務優勢,實現產業鏈向下延伸。近年來由於新增煤電裝機受限,目前煤企向下遊延伸主要以煤化工為主。

(2)涉足新能源領域,拓寬能源類型布局。

雖然煤企轉型不可避免存在不確定性,但風險和機遇並存,如轉型成功,也將打開新的成長空間。截至目前,在煤企轉型方麵取得收益最明顯的是陝西煤業。

三、供給端效率提升——智能化投資引領行業升級,盈利現金流持續性強

今年3月,由國家發展改革委、能源局、應急部、煤監局、工信部、財政部、科技部、教育部8部委聯合印發了《關於加快煤礦智能化發展的指導意見》。意見要求加快煤礦智能化發展,明確了未來15年發展目標,各主要產煤省份以及煤企也相繼出台相關發展規劃。

煤礦智能化的核心目標是建設智慧礦山,將人工智能、工業物聯網、雲計算、大數據、機器人、智能裝備等與現代煤炭開發利用深度融合,形成全麵感知、實時互聯、分析決策、自主學習、動態預測、協同控製的智能係統,實現煤礦開拓、采掘(剝)、運輸、通風、洗選、安全保障、經營管理等過程的智能化運行。該意見對提升煤礦安全生產水平、保障煤炭穩定供應具有重要意義,也將引領煤炭行業進行中長期產業升級。

綜合來看,2021年動力煤受益於需求回升,新建產能下降,價格中樞有望高於2020年;而焦煤在進口整體收縮以及產量保持平穩的預期下價格也可能穩步上漲。

 

發表評論